您现在的位置: 宁化县纪委监委 >> 廉政教育 >> 勤廉楷模 >> 正文
志节高尚的黄慎
作者:张祥经 来自:本站原创 2016/5/24

 

志节高尚的黄慎

 

黄慎(16871770),原名盛,字公懋、恭寿,号瘿瓢山人、东海布衣,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出生于宁化县湖村,病逝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终年84岁。他是清初著名画家,时称诗书画三绝,为“扬州八怪”之佼佼者。

真切同情劳苦大众

黄慎生于贫困农家,小小年纪为分担家计历尽艰辛,后为卖画东奔西跑,目睹人吃人残酷的现实,使他对清统治者怀着愤恨与不满,憧憬“大铺天下”富足平等的社会。煎熬的生活使他赏尽人间的辛酸与艰难,培植了他对穷苦人的真切同情和鲜明爱憎感情,铸就他那不肯随人俯仰、不甘与浊世同流合污洁身自好的倔强性格,也激发他发奋进取、苦学不辍的精神。所以他用真挚的感情去描绘苦难中挣扎的乞丐、纤夫、贫憎、樵夫、渔翁、轿夫……的生活。《渔翁渔妇图》画上笑呵呵的渔翁迎着卖鱼而归的渔妇,她手提售鱼所得购面菜肴,肩扛米袋向渔翁揖拜施礼,题诗“渔翁晒网趁斜阳,渔妇携筐入市场,换得城中盐菜米,其余沽酒出横塘。”多么纯朴的形象,多么真切的诗句,没有虚伪矫饰之情,与那班脑满肠肥,惯附庸风雅的御用文人以居高临下眼光绘成山水景中摆设“假渔翁”有天壤之别。黄慎笔下的世俗人物从不掩饰其生活的艰辛,也不曾把他们美化成飘飘欲仙或“正人君子”虚假形象,而是以平等、同情、代言的态度塑造一批有血有肉,具有生命活力的世间凡人。此举在当时画坛属凤毛麟角。长年的勤学苦练,也使他成为一个既擅长人物画,山水、花鸟画也无不精妙,又工诗善草书的画界高手。

深恶痛绝社会黑暗

黄慎生活在清朝残酷统治与大兴文字狱的险恶世道,他却从末泯灭其民族自尊的情绪。当时朝廷从不放松对画家的控制和利用,笼罗一批御用画家,大绘《康熙南巡图》、《万树园赐宴图》、《乾隆万寿图》等粉饰太平、歌功颂德的画作;而黄慎却敢犯皇帝天威,冲破王朝列形的文化控制,用笔描绘揭露满清黑暗统治的《群乞图》确实是胆识过人。画面上成群乞丐(灾民、饥民)流浪街头,昼无所食、夜无所归,妇哭婴啼悲惨场面正是对“雍乾盛世”的血泪控诉,撕开了虚假繁荣的外衣,让悲惨的人世赤裸裸的暴露出来。在清兵血洗扬州“十日惨案”80年时,他写诗“……甘泉城外景凄清,不逐繁华吊黄土。白骨如坵冢若鳞,那得幽魂都有主。”追念80年前惨绝人寰的痛史。《梅花岭》诗“清奠上世人,欲荐涧溪荪。”“我持麦饭拜荒蓁”以哀怨悲愤的心情祭奠为民族献躯的忠魂。面对清代黑暗社会,目睹人间种种不平事他满腔愤怒地发出“黄犊恃力,无以为粮。黑鼠何功?安享太仓!”的责问。又在《杂韵》诗中写道“谲语类忠言,是非辩谗谄。空中悬一剑,涂蜜令人餂。”清醒地认识到清统治者施以怀柔之计笼络文人以及罗织罪名陷害无辜的阴谋伎俩。黄慎也画了一些讽嘲、鞭鞑贪赃枉法的权贵与恶人,来揭露清朝社会的丑恶,如《有钱能使鬼推磨》中那非人非鬼丑类见金钱垂涎滴滴,丑态可憎。这在文字狱腥风血雨下,他竟画出指桑骂槐的讽刺画,表现出他耿直倔强的性格。

反感虚世毅然改名

黄慎幼年长辈给他取名“盛”、“恭(躬)懋”。“ 躬懋”解作“躬逢盛世”恰好同“盛”之名相应,表达长辈希望他能在吉祥美好的世道生活。然而,他经历的是“兀兀以穷年,西驰复南走。丰年儿啼饥,道在形吾丑。”丰收年时还过着“儿啼饥”的苦日子,若在灾年更是悲惨难言。旅途看到的是“老儒守饥馁”、“今日欢乐场,明日空寂地。”为此,他对所谓“雍乾盛世”的虚假繁荣非常反感,毅然把“黄盛”改字又改名,表示他对虚假的“盛世”的抗议,一生从未进清廷科举考场,不作功名之想,甘守清贫布衣生活。

不附权贵一生孝母

对有权势者“当其意有不可,操缣帛郑重请乞者,亦矫尾厉角,掉臂弗顾也。”而对平民百姓“虽担夫竖子,持片纸方逡巡不敢出袖间,亦欣然为之,挥洒题署。”其鲜明的爱憎使他笔下出现许多描绘渔樵平民生活的画卷,却看不到画后脑壳拖长辫子的满清臣民,流露出他决不攀附清朝权贵的铮铮骨气和深沉的民族意识。此外,黄慎一生孝母美名远传,有文讃曰“(黄慎)少孤,资画以养母。游广陵,迎母奉晨昏,母思乡井,则待以归。”这正是儒家孝悌伦现观念在他思想上的反映。

 

中共宁化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宁化县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16004897号-1

地址:福建省宁化县翠江镇中山路1号 电话:0598-6822050